vulnerability, insecurity and the future of work

Dr Hidayat Greenfield IUF Asia/Pacific October 16, 2020 The Economy of Tomorrow 2020 Regional Response: The Labour Response Clearly the COVID-19 crisis has accelerated the adoption of new technologies in society. The disruption of daily life caused by suppression strategies and social distancing has changed forever how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work, study, entertain,Continue reading “vulnerability, insecurity and the future of work”

글로벌 식량 위기 대응

세상에 식량을 공급하는 노동자의 권리와 삶을 존중하는 세계 식량의 날 2020 2020년 6월, 유엔은 전 세계가 50년 내에 가장 최악의 글로벌 식량 위기를 겪고 있는 중이라고 경고했다. 코로나 팬데믹에 따른 사람들의 이동 제한, 교통 및 물류 시스템 붕괴, 국경 폐쇄는 식량 부족 및 가격 상승으로 이어져 모든 국가에서 식량 공급에 영향을 미치고 있다. 도시에서 식량Continue reading “글로벌 식량 위기 대응”

预防全球粮食危机 –

保障喂饲全球的工人的权利及生计 2020年7月,联合国警告于50年内,我们将会面对最严重的全球食物危机。 新型肺炎病毒大流行影响了每个国家的粮食供应,限制了人员的流动,交通和分配的中断,以及边境的互相封闭导致了食物短缺和价格上涨。在城市的食品价格上涨时,疫情使脆弱的农村小区更加贫困和加重债务负担。 运输和分配的中断影响了对农业的投入和农作物的销售,造成城市出现短缺和农场屯积剩余农产品。多余的农产品被大量倾倒和销毁,然而同时有数百万人经历着饥饿。成千上万的街头小贩和家庭式食品生产工人失去了生计。季节性和移居的工人面临流动不便的情况,导致农田,农场和种植园出现劳动力短缺。这种威胁生命的工资和生计损失使工人及他们的家庭在疫情升级的情况中面临更大的风险。 食品加工,肉类加工和饮料制造行业在不断恶化的疫情中,他们被称为必不可少的工人 – 「在封城时喂饱人民」。他们是必要行业,但不被视为是必要的工人。他们被拒绝认同和尊重,贡献被低估或忽略。在疫情中,大多数雇主迅速采取行动以避免公司声誉受损及保护品牌形象。但同时反应极慢地限制新型肺炎的传播及保护工人。 即使带有感染风险的工作削弱对工人的保护,并使他们面临更大的风险,但外包和临时职位依然在增加。正如肉类加工业向世界所展示的:工人的弱势可以带来利润;但工人的安全不能。即使食品和饮料工厂在疫情时数量增加,一些国家的政府和雇主依然继续攻击工会,并抓住一切机会惩罚成为工会成员的工人。但工会为成员们为争取获得安全工作场所的权利,同时工会会员正在「喂饱全球的人民」。 为了应对这一日益严重的危机,支配世界粮食系统的全球农业食品公司们正试图恢复国际贸易并以重新获得利润。他们寻求恢复一种建基于: 高价值品牌和商品价格;低收入和贫困农村;高生产率和有毒农药;不可持续的工业农业和环境破坏的系统。然而,这系统每年导致300万宗农药中毒事件,导致25万多人死亡。这个系统在疫情出现前,已有8.2亿人生活于饥饿之中,面临着“长期粮食供不应求”。遭受长期粮食供不应求困扰的人包括农业工人,边缘农民及其小区。养活世界,却无法养活自己。 疫情之前,世界粮食系统已处于危机之中。在这个系统中,世界上最大的茶商品牌可以承诺供应一杯好茶,但却拒绝向茶园工人保障供水和卫生设施的基本人权。超级市场以一半以上的折扣价抢夺香蕉价值,而香蕉种植园工人则被农药导致中毒及因组织工会而受到残酷惩罚。世界海鲜的供应依赖于大规模的过度捕捞以及杀害任何阻碍的海洋生物;同时依赖残酷政权在渔船上进行贩运和强迫劳动;及依赖着海鲜加工厂中缺乏安全保障中工作的工人。 世界粮食系统是一个依靠剥削贫困农村,农场和种植园中的9800万儿童的系统,而计件工资制更迫使儿童与父母一起工作以赚取仅足够生存的工资。这只是指生存工资,而不是生活工资。这种制度建立在父权制和妇女的结构性弱势之上,其性骚扰和暴力行为十分普遍而被称为“文化”,而不是那种令人发指的犯罪。妇女提供她们力量来喂饱全世界,却身在一种歧视和边缘化妇女的制度。在疫情流行之前显然已是一种损坏的系统。需要的不是修复系统,而是必须更换。 在政策咨询,政府计划和疫苗的承诺中所有的混乱中,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在2020年4月发布了一份报告,解释说这次疫情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如果我们不改变我们的耕作方式和饮食方式,我们也会制造下一场大疫症流行。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解释了人类行为,推动了诸如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等疾病的出现和传播。这些“疾病传播因素”包括气候变化,环境破坏,工业化农业,对动物蛋白的需求以及我们的食品供应。换句话说,世界粮食系统正助长了这一疫症流行。在所有最坏的方面,它都是一种疾病传播因素。 为了防止下一次疫情和预防全球粮食危机,我们绝不能重建旧模式的世界粮食系统,而需要建立环境和社会上可持续的粮食系统。 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公平和有足够弹性的系统,以消除妇女面临的广泛的暴力,弱势和被排斥。 我们需要以社会保护和全面权利作为基础的可持续粮食系统,并且由获得食物和营养的普遍权利开始。 我们需要可以维持我们脆弱的自然生态和气候的食物系统。 我们必须通过以下方式确保尊重餐饮业工人的权益: 保障工作职位。 确保工作职业安全。 宣扬工作上的性别平等。 尊重工作上的集体谈判。 支付平等工资。 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机, 我们必须在农场,农田和森林中终止童工。 我们必须结束在农场,农田和森林中的强迫劳动。 我们必须结束在农场,农田和森林中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我们必须停止在农场,农田和森林使用有害农药。 我们必须结束农场,农田和森林的环境破坏。 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机, 农场,农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须享有获得食物和营养权利。 农场,农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须享有获得土地和居住权利。 农场,农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须享有获得公平工资权利。 农场,农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须享有加入工会权利。 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机, 渔业工人必须享加入工会权利。 渔业工人必须享获得社会保护权利。 渔业工人必须享有安全工作的权利。 渔业工人必须享有生活工资权利。 渔业工人必须享有可持续的渔业。 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机, 边际化农户和农场工人需要社会保障。 边际化农户和农场工人需要生活保障。 边际化农户和农场工人需要环境保障。 边际化农户和农场工人需要气候行动。 为了预防全球粮食危机,我们必须采取集体行动,建立我们所需要的 – 基于权利的、可持续的世界粮食系统。

預防全球糧食危機

保障餵飼全球的工人的權利及生計 世界食品日  2020 2020年7月,聯合國警告於50年內,我們將會面對最嚴重的全球食物危機。 新型肺炎病毒大流行影響了每個國家的糧食供應,限制了人員的流動,交通和分配的中斷,以及邊境的互相封閉導致了食物短缺和價格上漲。在城市的食品價格上漲時,疫情使脆弱的農村社區更加貧困和加重債務負擔。 運輸和分配的中斷影響了對農業的投入和農作物的銷售,造成城市出現短缺和農場屯積剩餘農產品。多餘的農產品被大量傾倒和銷毀,然而同時有數百萬人經歷著飢餓。成千上萬的街頭小販和家庭式食品生產工人失去了生計。季節性和移居的工人面臨流動不便的情況,導致農田,農場和種植園出現勞動力短缺。這種威脅生命的工資和生計損失使工人及他們的家庭在疫情升級的情況中面臨更大的風險。 食品加工,肉類加工和飲料製造行業在不斷惡化的疫情中,他們被稱為必不可少的工人 – 「在封城時餵飽人民」。他們是必要行業,但不被視為是必要的工人。他們被拒絕認同和尊重,貢獻被低估或忽略。在疫情中,大多數雇主迅速採取行動以避免公司聲譽受損及保護品牌形象。但同時反應極慢地限制新型肺炎的傳播及保護工人。 即使帶有感染風險的工作削弱對工人的保護,並使他們面臨更大的風險,但外包和臨時職位依然在增加。正如肉類加工業向世界所展示的:工人的弱勢可以帶來利潤;但工人的安全不能。即使食品和飲料工廠在疫情時數量增加,一些國家的政府和雇主依然繼續攻擊工會,並抓住一切機會懲罰成為工會成員的工人。但工會為成員們為爭取獲得安全工作場所的權利,同時工會會員正在「餵飽全球的人民」。 為了應對這一日益嚴重的危機,支配世界糧食系統的全球農業食品公司們正試圖恢復國際貿易並以重新獲得利潤。他們尋求恢復一種建基於: 高價值品牌和商品價格;低收入和貧困農村;高生產率和有毒農藥;不可持續的工業農業和環境破壞的系統。然而,這系統每年導致300萬宗農藥中毒事件,導致25萬多人死亡。這個系統在疫情出現前,已有8.2億人生活於飢餓之中,面臨著“長期糧食供不應求”。遭受長期糧食供不應求困擾的人包括農業工人,邊緣農民及其社區。養活世界,卻無法養活自己。 疫情之前,世界糧食系統已處於危機之中。在這個系統中,世界上最大的茶商品牌可以承諾供應一杯好茶,但卻拒絕向茶園工人保障供水和衛生設施的基本人權。超級市場以一半以上的折扣價搶奪香蕉價值,而香蕉種植園工人則被農藥導致中毒及因組織工會而受到殘酷懲罰。世界海鮮的供應依賴於大規模的過度捕撈以及殺害任何阻礙的海洋生物;同時依賴殘酷政權在漁船上進行販運和強迫勞動;及依賴著海鮮加工廠中缺乏安全保障中工作的工人。 世界糧食系統是一個依靠剝削貧困農村,農場和種植園中的9800萬兒童的系統,而計件工資制更迫使兒童與父母一起工作以賺取僅足夠生存的工資。這只是指生存工資,而不是生活工資。這種制度建立在父權制和婦女的結構性弱勢之上,其性騷擾和暴力行為十分普遍而被稱為“文化”,而不是那種令人髮指的犯罪。婦女提供她們力量來餵飽全世界,卻身在一種歧視和邊緣化婦女的制度。在疫情流行之前顯然已是一種損壞的系統。需要的不是修復系統,而是必須更換。 在政策諮詢,政府計劃和疫苗的承諾中所有的混亂中,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在2020年4月發布了一份報告,解釋說這次疫情是人類自己造成的。如果我們不改變我們的耕作方式和飲食方式,我們也會製造下一場大疫症流行。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報告解釋了人類行為,推動了諸如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等疾病的出現和傳播。這些“疾病傳播因素”包括氣候變化,環境破壞,工業化農業,對動物蛋白的需求以及我們的食品供應。換句話說,世界糧食系統正助長了這一疫症流行。在所有最壞的方面,它都是一種疾病傳播因素。 為了防止下一次疫情和預防全球糧食危機,我們絕不能重建舊模式的世界糧食系統,而需要建立環境和社會上可持續的糧食系統。 我們需要一個可持續,公平和有足夠彈性的系統,以消除婦女面臨的廣泛的暴力,弱勢和被排斥。 我們需要以社會保護和全面權利作為基礎的可持續糧食系統,並且由獲得食物和營養的普遍權利開始。 我們需要可以維持我們脆弱的自然生態和氣候的食物系統。 我們必須通過以下方式確保尊重餐飲業工人的權益: 保障工作職位。 確保工作職業安全。 宣揚工作上的性別平等。 尊重工作上的集體談判。 支付平等工資。 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機, 我們必須在農場,農田和森林中終止童工。 我們必須結束在農場,農田和森林中的強迫勞動。 我們必須結束在農場,農田和森林中對婦女的暴力行為。 我們必須停止在農場,農田和森林使用有害農藥。 我們必須結束農場,農田和森林的環境破壞。 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機, 農場,農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須享有獲得食物和營養權利。 農場,農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須享有獲得土地和居住權利。 農場,農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須享有獲得公平工資權利。 農場,農田和森林的工人必須享有加入工會權利。 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機, 漁業工人必須享加入工會權利。 漁業工人必須享獲得社會保護權利。 漁業工人必須享有安全工作的權利。 漁業工人必須享有生活工資權利。 漁業工人必須享有可持續的漁業。 為了防止全球食物危機, 邊際化農戶和農場工人需要社會保障。 邊際化農戶和農場工人需要生活保障。 邊際化農戶和農場工人需要環境保障。 邊際化農戶和農場工人需要氣候行動。 為了預防全球糧食危機,我們必須採取集體行動,建立我們所需要的 – 基於權利的、可持續的世界糧食系統。

World Food Day 2020 Posters

Bahasa Indonesia Burmese ဗမာဘာသာစကား Bengali বাংলা Thai ภาษาไทย Khmer ភាសាខ្មែរ Japanese 日本語 Chinese [繁體字] Hindi हिन्दी Nepali नेपाली Urdu اردو سندھی Sindhi Pashto پشتو Telugu తెలుగు Sinhala සිංහල භාෂාව Assamese অসমীয়া Gujarati ગુજરાતી Korean 한국어 Chinese [簡體字] English

“Membangun kembali dengan lebih baik” berarti memulihkan hak kolektif dan kewajiban-kewajiban negara

Pandemi COVID-19 dan dampak sosial serta ekonominya yang menghancurkan telah membuka kerapuhan sistem ekonomi saat ini – sistem yang memprioritaskan keuntungan pribadi di atas orang-orang; dan hak istimewa kekayaan perusahaan di atas kesehatan publik dan kesejahteraan komunitas kita. Selama empat dekade terakhir, privatisasi barang dan jasa publik atas nama efisiensi hanya menciptakan lebih banyak peluangContinue reading ““Membangun kembali dengan lebih baik” berarti memulihkan hak kolektif dan kewajiban-kewajiban negara”

克服Covid-19危機:為旅遊業的安全工作,穩定就業及可持續復甦進行組織

面對Covid-19危機 過去9個月,Covid-19瘟疫嚴重打擊酒店及旅遊業工人的健康、生計、工資及就業穩定。國際旅行的限制、邊境封鎖及封城令國際及國內旅遊業大幅衰退。 在2020年4月,國際勞工組織預測,亞太區14個國家將有1,530萬名旅遊業工人失去工作。但情況急速惡化,該區超過4,800萬旅遊業工人在2020年首6個月失去工作。以泰國為例,81%旅遊業工人失業,政府的旅遊部門宣佈9月份將再有10萬旅遊業工人失業。 早在2020年2月,我們的酒店及度假區成員觀察到,由於國際團體訂單取消導致酒店入住率下跌。情況在3至4月惡化,入住率跌至低於15%,同時該區包括東京奧運會的大型活動延期。 從4月到7月,我們的成員在酒店及度假區入住率跌至0%及暫停營業的時候爭取保留工作。很多工人被逼回家,用盡所有有薪病假和年假後被逼放無薪假。雖然大多數人都沒有工資,我們的工會在多個國家談判後保留50%至75%基本工資,也有保留全數基本工資的例子。 但正如印尼萬怡酒店(Courtyard by Marriott)工會指出,基本工資的50%相等於法定最低工資的一半,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開支。雅高(Accor)及萬豪(Marriott)等主要國際連鎖酒店集團亦容許酒店東主支付貧窮工資,甚至不支付工資。 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團輕易就可以讓工人留在家中而不扣減任何工資,從而為防止Covid-19蔓延作出貢獻。然而這些企業選擇不這樣做。現在酒店工人就如其他在職貧民一樣,為生存在街上尋找任何種類零散不穩定的工作。 正如菲律賓的全球房務行動(Global Housekeeping Campaign, GHC)團隊發現,很多房務部的合約員工在沒有經濟援助下連基本食物開支也無法負擔。他們低薪、不穩定的工作意味著在瘟疫前他們已經很脆弱。而現在他們處於貧窮。在多個國家,我們的工會要求政府向受瘟疫影響的工人提供經濟援助。 今日我們主要爭取目標為保障就業,確保旅遊業復甦後我們的成員可以復工。 現時一些國家透過雙邊協議容許有限度的商務旅行,一些地區的國內旅遊亦已重開。但大部份都仍然停頓。一些地區,例如馬爾地夫、布吉和峇里,雖然計畫重開,但每當發現新的感染個案,就會持續封閉。 這種情況將持續至2020年底。毫無疑問,會帶來非常嚴重的社會、經濟及環境後果。 超越旅遊業:社會及經濟衝擊 我們必須重溫瘟疫爆發前旅遊業的經濟規模,以全面瞭解是次危機的嚴重程度。根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的資料,2019年有15億國際旅客,88億國內旅客。國際旅客花費達1.5萬億美元,旅遊業占全球服務出口29%,占全球貿易7%。 在2019年,全球旅遊業直接雇用超過3億人,包括1.44億住宿及餐飲工人。超過半數是女性(占54%),青年工人占很高比例。若我們加上間接雇用,全球每10個人當中就有1人在旅遊業工作。 UNWTO估計,目前全球超過1.2億個旅遊業職位收到威脅。但更大量被旅遊業間接雇用及被非正規雇用的工人被推向失業和貧窮。 在2020年,國際旅客人數由15億跌至4億,出口量減少1.2萬億美元。影響將蔓延到其他依賴旅遊業的產業,包括餐飲、零售、運輸。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資料指,溢出的影響將導致3.3萬億美元經濟損失。 衝擊不限於社會及經濟面向。聯合國近期一個旅遊業政策報告指,缺少旅遊業收入下,很多保育生態及文化遺產的地點失去雇用工人及維護修復所需的經費。在旅遊點維持生態可持續性的工作難以為繼。隨著更多工人在農村和海濱失去生計,他們將被逼開墾新的田地,或透過捕魚、狩獵和伐林維生,對環境帶來嚴重影響。 文化遺產方面,一些地點可能因失去收入而失修,導致永久損毀,無法重開。 旅遊業危機對社會、經濟和環境帶來廣泛影響,不止說明Covid-19的毀滅性。更重要的是,這種情況反映政府必須投入公共資源,將協助旅遊業可持續地復甦列為優先處理的議題。當中的核心是為酒店及旅遊業工人提供就業保障、社會保障、收入援助,以及保障他們的職業安全健康。 「我們不是冗員。我們已經準備好!」 保障酒店及旅遊業工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旅遊業將在明年復甦,而產業必須為此做好準備。準備包括健康及安全守則、設施,以及有技術和經驗的工人——亦即我們的成員。 政府必須協助中小企,尤其是小型酒店去留住工人。大部份酒店工人被中小企僱用。這些小型酒店及渡假區需要重訂交稅、償還貸款及水電費用的期限,取得貸款,以及其他類型的援助,以免破產及裁員。這些援助只應該提供給留住工人及支付全數工資和福利的酒店和渡假區。對於真的無力支付工資的小型酒店及渡假區,政府應該直接向工人提供收入保障。 至於大型全國性及國際性連鎖酒店及集團,政府應該強制不解僱工人,提供全數工資和福利及尊重工人權利——包括健康及安全。全國性及國際性連鎖酒店及集團不能用2020年收入大減作為拒付工資或裁員的理由。在瘟疫之前,他們賺了數十年巨額利潤。政府必須執行旅遊業復甦政策,要求這些企業動用資源支付全數工資,及確保工人的職位穩定。 我們必須清楚明白,留住工人是對旅遊業復甦的投資。 任何將工人列為冗員(redundancy)或直接裁員的僱主實際上阻礙了旅遊業復甦,必須被問責。 馬來西亞雲頂世界(Resorts World Genting)的案例說明不留住工人的代價。在2020年5至6月,短視的管理層將2,818名工人及155名行政人員列為冗員裁減。資方不但侵犯工會權利拒絕與行政人員工會GMBEU談判,更在曲解「冗餘」的情況下大規模裁員。 「冗餘」的意思是,產業不再需要某個特定工種及該工種涉及的技能。在這種情況下,工人可能要轉換崗位或自願離職。可是,只當該工種不再存在,或產業不再需要該工種涉及的技能,這種情況才可被合理化。在暫停營業的酒店和渡假區,這些工種並非冗餘。隨著設施重新開始營運,以及國際和國內旅遊重新開放,企業馬上需要這些工種。 雲頂世界在大規模裁員3週後重開,結果缺少工人,令設施無法全部重開。同一時間,我們的成員被逼做平日兩至三倍的工作量。缺少工人是因為五至六月的裁員,說明被裁的工人並非冗員,而是被需要的。他們的工種仍然存在,他們的技能對於企業全面重新營運有必要。 在8月9日對東盟議員進行的簡報中,國際食品勞聯亞太區秘書以雲頂世界的案例說明在住宿、旅遊、餐飲業保障就業的重要性。隨著逐步復工,客戶會要求在更安全和穩定的環境享有更好的服務。這一切都有賴我們有技術和經驗的成員。 與此同時,老闆正利用這個危機攻擊工會。雅高在印尼峇里的努沙杜瓦海灘度假村索菲特酒店(Sofitel Nusa Dua)解僱拒絕接受「自願」無薪安排的工會領袖。雅高在峇里的費爾蒙沙努爾海灘酒店(Fairmont Sanur Hotel Resort)更以強制「自願」離職的方式不公平解僱38名加入新成立工會的成員。只有同意退出工會的工人可以繼續工作。在菲律賓馬尼拉的馬尼拉廣場假日酒店(Holiday Inn Galleria),管理層繞過工會談判,不公平解僱工會領袖及成員。工會成員人數從80名跌至17名。 「安全工作場所是我們的權利!」:酒店安全地重開,提供穩定的工作 在大部份國家,旅遊業需要數月才可復甦,很大程度取決於本地旅遊業及活動(婚禮、宴會、會議)逐步恢復,以及國際旅客重臨。 毫無疑問,復甦需要時間。這將是一個挑戰。其中一個挑戰是重建人們對旅行和入住酒店的信心。而信心取決於酒店及酒店-賭場-渡假區能否向客戶保證場所安全。 唯一確保酒店和酒店及酒店-賭場-渡假區安全的途徑是發展並執行完整公共衛生指引,並透過工會直接讓工人參與。 一間酒店的安全,說到底取決於工作穩定的有經驗、有技術的工人。只有有質素的服務可讓客戶克服恐懼和不安。而服務背後的經驗和技術建立這種信任。 必須有相應步驟確保每一個人——管理層、工人、客戶,都遵守公共衛生指引。要令工人遵守任何守則或指引並每日執行,必須良好的工作安排、增加培訓、提供穩定工作,以及工人積極的參與,決不能依賴懲罰及威嚇。 酒店及渡假區重開的時候,工人處於面對Covid-19的最前線。持續在封閉的酒店和渡假區與人群接觸,意味著在工作場所持續暴露於Covid-19的威脅。酒店是公共場所——用餐、休息、睡覺、娛樂、開會、工作,全都在封閉空間內發生。酒店工人持續在這個空間工作,需要健康地回家。 正如所有威脅工人健康的工作場所危害,唯一有效確保工作場所安全的方法是透過工會直接讓工人參與。透過成立由工會和管理層組成的安全健康委員會,一同執行完整的衛生指引,才可能營造安全的酒店/工作場所。 最後,衛生對於確保酒店安全及公共衛生非常關鍵。清潔工、房務員、洗碗工的工作需被視為必要的。他們不能被視為「低技術」,非核心工作,可以被外判甚至欠薪。工人的工作決定酒店是否安全。這是生命攸關的問題。工人的工作創造價值,而價值必須轉化為較高的工資和穩定的就業。 國際食品勞聯區域秘書在2020年5月9日就上述事項與世界衛生組織Covid-19特使納巴羅(David Nabarro)溝通。他說明零散就業(合約工或派遣工等不穩定就業)令工作場所變得不安全。我們已經看到很多企業持雙重標準:零散工沒有得到如正式工一樣的個人防護裝備(PPE)和權利。在一些產業,合約工被要求自行準備PPE,或PPE的開支在工資中被扣除。「零工合約」(沒有訂明工時)的工人,或候命的零散工人(沒有工作就沒有工資)必須在包括生病在內的任何情況下工作。他們也面臨不被叫去上班的威脅。這些情況都逼使工人隱瞞病情。Continue reading “克服Covid-19危機:為旅遊業的安全工作,穩定就業及可持續復甦進行組織”